情寄江之南,执笔落花语

文/花汐颜  说起江南,总是无比动情。我知道,我如此深切地笃情向往于江南,是因为有一个令我深慕已久的女子,生养在落花飞雨的江之南。  ——题记  我有一个江南梦,梦里有一个婉约如画的你。你似水凝烟的眸

肯为别人撑伞

那天去小商品城,转到一个摊位时意外地看上一块挂表,可问了两声才发现摊主没在,而两步之遥的对面,一位女摊主抬了抬头然后又冷漠地低下头继续看手机。见没人理睬,我只得先离开。可让人想不到的是,当我走到两摊位

青花雪,一婉暖香

文|莜兰  梅落人间怨疏影,揽雪一婉香入禅。  ———-题记  ******  接一片青花雪,用银光碗;接一朵梅心花,用时光杯;接一杯月酿酒,用光阴盏。  天寒素手冷,雪片似花落。一片一片

温纸入画与君勉,拈香入笺叙浓情

文/蓝灵儿  光影摇曳,长发垂低,执瘦笔,荡思情,一念起,一念落,一笔长,一笔短。君可知,伊深情?且让只影飞去,翩跹君案,与君共缠绵。此生,幸得君,亮吾光阴。挽一朵爱情,与君笑看浮华功名。只愿你把我抱

请把你的歌带回家

不只是认识,而是太熟悉,熟悉的有点不好意思。熟悉中的疏远,耿耿于怀的旧事都在那山村的老屋里,有时思想如一只巨大的鸟笼,被欲望提着,从城市的边边角角,一路飞奔而过,对那点不好意思,了却些意思。走过河流、

我在北方,许一场孤寂

文/惜梓  季节,一如既往地在它原有的轨道上运行着。冬季,万物回归最初的寂静。仿佛一切都已静止,不能回望过去,也不能去向未来。就像木心先生说的那样:“……从前的日色变得慢,车,马,邮件都慢,一生只够爱

老屋

老屋  文/荒城布衣  故乡的老屋老了,老得就剩下依稀可见的废墟,连一点儿土墙的痕迹都没留,唯独那石头砌成地房沿坎子还在风雨飘摇中孤独的存在。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和道场连在一起的菜园子地,荒草杂乱无章,这

今夜,我想静静

文:荒城布衣  今夜,夏雨,未曾滂沱,仍旧霏霏,伴着清凉的风,潜入心里。夏日里的雨,总是给人带来清凉舒适。一阵阵清凉的风,吹动窗外阳台上的花草,夹杂着细雨细细碎碎的声音,摇曳着夏夜里的雨,吹散内心深处

两情若是长久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

柔情似水,佳期如梦,忍顾鹊桥归路。  两情若是长久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  ——秦观《雀桥仙》  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?情不知所起,情不知所以。温柔的感情如水,美好的时光若梦,两个人的感情真的是坚贞不渝,

那远方

偶然,在朋友空间看到这样一句话:“远方,远方,从来没有停止过的凝视。”底下配了一张图,一小孩,站在山坡上凝视着远方。那远方有一座美丽的城市,那里的太阳刚刚升起,远方,正散发着迷人的光芒。看罢,心,忽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