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忆的散文_曾经的黑板

轻轻的细风伴随着焦阳地余光偷偷溜进了教室,从明亮的窗口一瞬而过。 坐在窗边的我慢慢的转头,用手托着下巴,望着那浓浓密叶的绿树。树叶哗哗地被风轻轻的摇曳着,慢慢我的思绪被打断。正想着在绿茵的球场上挥

回忆往事的散文:从未放弃过爱你

最近不知怎么回事,总是想起你,回忆起我们的种种,可这都是我在难过之时才想起你,不管怎么说,还是想说一句抱歉。初中刚入校园,什么都不熟悉,也内向不会与人主动说话,那个时候与你还不太熟悉,我们无多大交集。

夜色中的小城散文|苏小满的悲惨

毫无疑问,杂种是骂人的话,只有实在被惹急了时,才会蹦出这么一句,你这个杂种。这种情况不常见,毕竟也没谁天天跟人吵架。但对苏小满来说,杂种这个词,却无时无刻追着他,无论如何都摆不脱。苏小满住在后林街27

当光阴素成一帧风

潋一世痴狂,倚马可待归期过往。青衣水袖荡起心痕的涟漪,烟花易冷,终是零落一秒成殇。  ——题记  有时候就在想自己拼了命得到的,最后却不想要了,是不是一切只有在幻梦里才是完满的?近了、则失色,远了、反

冬雨,淋湿了我的思念

初冬的江南,丝丝的细雨冰冷而缠绵。在冬雨的倾洒下有一种伤感的韵味,也感受着冬的微凉,细雨飘飘洒洒,缠缠绵绵。总觉得冬季是思念人的季节,尤其是在有冬雨缠绵的冬日。  一首齐秦的《冬雨》,随着窗外的雨丝滑

冬夜诗语

在冬天的夜晚里打坐,似乎离歌早已听过百遍,那些情切诗语日复一日的萌生缠绵,惹了心的涟漪。或许此刻,我该静下心来写一首属于自己的诗歌,在平仄的段落间画上一个人的影子,片段片段的拼接记忆,留取,记好。  

氤氲禅韵点秋妆

秋分已过,立冬伊始,就在这秋去冬来的孟冬十一月,我暂时放下手边的工作,依循着一项殊胜的因缘,绕行了半个台湾。  从清晨薄雾中的西部高雄出发,我搭乘高铁前往台北,而后再从烟雨蒙蒙的台北,转乘台铁北回铁路

素心若雪

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。  ——题记  今年的雪好像早有预约,比往年来的似乎早了些。一场绵延了一个月的冬雨,终于化作漫天飞雪,纷纷扬扬地飘落。  秋的脚步还未走远,冬已经扯起洁白的衣衫,衣袂翩

一个人的爱恋

题记:爱是付出,不是占有。  某年春天,一个万物萌动情意绵绵的季节。踌躇满志的蒋总统携内眷阅兵,校兵场上威  严肃穆,看着军容严整的部下,又有国色天香的佳人在侧,老蒋的心情就像这个姹紫嫣红  的季节一

吊兰礼赞

辽北已经到了大雪节气,外面已是天寒地冻,朔风凛冽,寒气袭人。站在户外,满眼萧条冷落,树木的叶子已经全部褪去,形影单只,孤零零的;野草枯槁衰败,在劲风中摇曳呻吟。大地显得格外空旷寂寥,但这个冬天里我却并